為何音響線材就該選「傳奇之聲 Cardas」?

因為唯有Cardas的設計能真正結合應用黃金比例、黃金截面常數Q值、獨家「交錯線場」結構(化解電磁干擾)、獨家「鑽石模無染製程」李茲線(最低雜質、超耐鏽蝕、完美絕緣)等導體科技於一身。

我為什麼該用它?它將可為我的音響系統帶來什麼改善?

一定有人會說,音響線材也只是電線而已嘛。但鮮為人知的現實面是—頂級音響線材要達到聲音平衡,必須參透的電學現象可是多不勝數。簡單說來就包括電阻、電容、電感、導電率、傳導速度、射頻的輻射和吸收、機械共振、導體交感影響、高頻濾波、反射作用、電力共振、散逸因素、延遲失真、相位失真、諧波失真、線材結構反饋耗損、氧化鏽蝕、交越失真、橋接效應,還並必須在以上繁多因素,以及其他數以百計的因素交互作用下,自裡而外、和諧共構於線材全體。

身為頂級音響線材的傳奇名廠,Cardas Audio總是見微知著而臻至完美,因此只要事關線材導體與結構的任何細節,再細微都不會輕忽放過。

想一勞永逸地解決線材設計中的種種難題,份量根本不是問題,品質才是關鍵所在!尤其關乎幾何結構的難題,更應該在音響線材設計之初就徹底解決,而不是難聽到非得用濾波器之後才來反省。只是,這難題有解嗎?有!全靠線材名廠Cardas創辦人George Cardas,率先將黃金截面常數Q值,真正體現應用於頂級音響線材,並將之發揚光大,結構難題亦隨之迎刃而解。其實,黃金比例老早就存在於自然界之中,甚至可以說是無所不在。黃金比例來自1.6180339887…這組數學常數,其無窮奧妙甚至足以詮釋生命本身,以及創造音樂的關鍵核心—音階與和弦。雖說根據史料記載,最早觸及研究黃金比例的是古希臘人,但其實古埃及人在更早幾個世紀之前,就已實際應用於建造堪稱鬼斧神工、精美無倫的偉大建築藝術—金字塔。

我們可以更進一步來說明音響線材必須面對的難題。首先,只要是音響系統上的聲音訊號,不論傳輸方式是數位或類比,不論放大元件是真空管或晶體,最終都離不開交流電。而交流電的週期效應,會於音響系統的連接線材產生震盪動能,原理就如同吉他撥弦帶來的聲能。因此,即便聲音訊號是短暫地透過音響線材傳輸,也會對其內部之電容、電感及每一細部組成造成震盪能量,就如同被匹克撥動的吉他弦一般。這種能量不論是透過共振或震動形式而存在,都會導致訊號的扭曲,致使聲音處處失常,低頻虛浮而高頻尖銳,全頻段皆難以倖免。

再來,音響系統裡所有線材和機箱,都有各自不同的共振特質;就像各種吉他弦會有不同的質量、張力及硬度特性,各種導體當然也會有不同的質量、張力和硬度特性,加上線材整體所具備的感抗、阻抗及容抗特性,即造就其聲音走向與表現。

線材裡面,每股結構皆有其獨特音律或節拍,每股導體也會和尺寸相同的導體起交互作用,最後就像交響樂團齊奏那樣共同隨著相同節拍演出,但結果就像在正方形比例的音響室聆聽一樣,強烈的駐波隨著音樂共同交織出惱人的聲響。

二聲道音響系統的成敗,就靠純淨無染的聲音訊號;一旦連接所有環節的線材本身導致音染,就將是所謂的毀於一旦。不過用上Cardas線材即可高枕無憂,因為他們獨家開發的導體結構,讓各層各股導體毫無交互諧振的可能,並得以吸收、甚至消除來自電流震盪產生的雜訊。為何Cardas導體結構與世界各一流音樂廳,皆是應用一致的數學比例?原因無他,消弭諧振的關鍵正是來自此無限分割的斐波那契數列(黃金分割)。這個名為?(Phi)的比例,或是以1比1.6180339887(無限小數)延伸的黃金數字—所謂的黃金比例。

Cardas線材製程師法黃金比例,各股導體一律施以獨家絞繞工序,藉此「歸零」導體自身的音律(或節拍),進而杜絕導體之間的負面交互作用,造就聞名於世的「零雜訊導體」。拜Cardas製線成就所賜,音響系統一經使用後,聽起來就是特別地純淨鮮活、音樂性特別地豐富自然。

能量傳輸過程受到的延遲或堆積現象,關鍵問題正是來自於線材受到的各種共諧振,因此解決之道就在於降低線材內部的諧振點(Q值)。Cardas音響線材的獨家絞線工法,讓每股導體直徑由外而內漸細配置,也就是所謂的最低諧振(恆定Q值)配線設計,此舉對於每股導體的平均化傳輸助益極高。對於傳統線材而言,這才是大幅降低非線性現象的奇效良方,可以從此不復見導體結構非對稱而造成的老毛病—容抗失衡。

尋常音響線材的設計就像雙極天線—會輻射也會吸收射頻/電磁干擾,並間接帶來負面共振予音響系統。George Cardas從線材設計理念,乃至於實際製造過程,完全貫徹Cardas獨家「交錯線場」結構於其中,讓每層導線方向相異以化解雙極效應;並使得導體中的訊號傳輸方向,一致於周圍包覆的電介質材料,真正達成「無擾、無阻」的線材境界。

除此之外,線材若採用超高純度銅材、空氣電介質,以及堪稱化境的傳導技術,就能再進一步消弭共振影響。就音響用途而言,Cardas的超高純度單結晶導體,已被公認為是無與倫比的傳導材料。然而Cardas除了線材用料極致講究,線材製程更是極致苛求,最佳範例就是其舉世無雙的「無染鑽石模」獨家製線工法—於無氫環境中將銅材以極緩慢的速度抽拉成形,不但解決了傳統金屬模具造成的表面污染,也大幅降低雜質生成的可能。不只如此,在銅線慢速抽拉成形之後,即瞬間覆以稱為「李茲」的聚氨酯琺瑯塗層,一氣呵成地為導體表面造就完美絕緣與超耐鏽蝕的卓越特性(無此塗層保護的傳統銅線,短時間內即已氧化鏽蝕)。Cardas用心良苦地堅守導體最高純淨度,直到端子安裝完成前都毫不輕忽。